Sunday, August 11, 2019

《艺术这东西》

如我是火鸠党主要领袖,我的演讲将如下:

大家好!
(台下嘘声飘扬,犹如热烈欢迎我是伟大的特朗普)

我知道大家最近对爪夷文书法课题有“一点点”的不满。
(比手指的那么一点点要比得很到位)
我要在这里理清一些事情,
大家如果都一起学爪夷文会更像是马来西亚人,
就如 IS 如果没有搞伊斯兰天堂国的壮烈理念,
哪像是个 IS 成员?
也如香港的废青如果都不支持反中哪能更像是个香港人?

更重要的一点是,
土猪族一直以来就很 low grade ,
他们要我们 downgrade 我们也一起 downgrade 的话就会
更加显出我们的诚意,就会更加的团结起来,
你们懂吗?

当100个人在同一个场合,
有80个土猪族指着一只土猪硬说是一只老虎,
那么我们20个人为何还要跟他们争拗?
我们就干脆拍手掌赞赏他是一只伟大的老虎不就行了吗?
为何需要骂架?哎哟哟。

当爪夷文书法看起来像一堆组合而成的豆芽,
黑色的字体更像是一堆阴毛,
我们又何尝不能敞开胸怀来鉴赏美丽的阴毛?
艺术这东西,你们懂条毛咩?
即使如果你们不懂艺术,也可以当作趣味来看呀。
你们会看见阴毛而变成阴毛吗?不会嘛!
而且这样不是更能贴近阴毛吗?
哦不... 我是说这样不是更能贴近土猪族更加团结吗?
何必要小题大作?

我已奋斗了几十年,
你们不要搞到我的官位不保,
我的官位如果不保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台下的听众正准备掏出早已准备好的鸡蛋)
哪... 哪... 哪... 哪,
我知道你们想掏出鸡蛋来丢 har!
我在这里严正的警告,不要浪费鸡蛋 har!
(我照着稿念:)
鸡蛋含有丰富的营养,
富含胆固醇,一个鸡蛋重约50克,
含蛋白质6-7克,脂肪5-6克。
鸡蛋蛋白质的氨基酸比例很适合人体生理需要、
易为机体吸收,利用率高达98%以上,营养价值非常高。
(念完)
等下我们会有人向您们收取鸡蛋,
我拿回家煮鸡蛋吃,可能一个月都吃不完。
但臭鸡蛋一律不待收理。

(话语刚落,一大堆的鸡蛋宛如旋转的飞弹,
哦不... 是一大堆旋转的飞蛋向我奔袭,
但是这飞行速度对我来讲还是慢了些,
我的身旁的随从马上打开几把雨伞为我遮挡,
一粒又一粒的鸡蛋打在雨伞上,我的随从满身是蛋,
犹如仙蛋散花,黄与白的蛋花四处飞溅,撒是好看!
我承认我对艺术的执着有点到了病态的程度!)

我一声声高低起伏的奸笑,
悠悠扬扬飘散在演讲场所,
我犹如 bad man,哦不...
是犹如 batman 的身影消失在后台。

Saturday, August 3, 2019

《鉴赏能力》

说到培养鉴赏能力,
拿出一大堆豆芽,
排列出不同的组合,
原地呆看和鉴赏了老半天,虽悟不出什么大<道>,
最终得出的结论可能是来自怡保的豆芽肥美粗硕,
这种豆芽炒咸鱼甘甜爽脆,如果配上白斩鸡脆口顺滑,
关丹豆芽细长实韧,如果配在薄饼可以加强嚼劲感,
不失为马来西亚的一道道佳肴。
培养出一批鉴赏美食和创新豆芽品种的专家。

对鉴赏豆芽没兴趣?
不打紧,
可以把各种树叶在显微镜下,
施展出各自丰富繁杂的纹条与风采,
不但可能培养出在世界艺术界大放异彩的艺术家,
 还可能衍生出植物专家,
甚至了解多元多样性对生态系统的重要认知,
联想起大马社会系统的多元多样性的重要认知,
将来培养出杰出的政治家而不是一群又一群的政棍。

还是太多时间了?
那么建议学校加多篇幅必修国际历史,
从中东引入马来西亚的伊斯兰教,
在马来西亚的穆斯林们引以为傲的伊斯兰教,
应该让大马的年轻一代有着理智的认知,
甚至是颠覆性的认知。
在中东伊斯兰文明与基督教文明的冲突历史与现代史,
探讨伊斯兰教是不是先进知识的绊脚石,
在中东的穆斯林们落后就要挨打,
发展自身的科技实力、经济实力才是硬道理。
这些教材应该编入马来西亚的教育体系之中。

宗教色彩浓厚的爪夷文,
它的发展是同伊斯兰教的传入密切相关,
如果碰到爪夷文免不了就联系到伊斯兰教,
伊斯兰教义一天到晚都在“教导” 人们遵从真主的指示,
思想与行为被宗教化之后的后果相当严重,
这些人将视别人为<异教徒>,
狭隘的把自己看作是至高的“已救者”,
不信伊斯兰之人等待他们的“拯救”,
“执迷不悟”之人将走入魔道,
殊不知走入魔道的是他们自己还是别人还不一定。
仙道与魔道的定义由他们自己界定 ,
怎么界定?
对他们来讲很容易界定,
自己信的就是仙道,违反自己信的就是魔道。
形成了天堂即是地狱,地狱即是人间。

人生才短短几十年,
不应用宝贵的时间学些无益处甚至是有害的东西,
更何况是教育部去带头引领,实属可悲。

Tuesday, July 9, 2019

《蚯蚓论》




这个杜特尔特的“蚯蚓论”,
😂 笑到肚子痛。

对于菲律宾国内一些批评他对中国软弱的人士(美国狗?),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说要拉埋这些人一起去打仗一起去死,
如果要去死的话。
这个菲律宾总统,当真是条真汉子(一起去死)👍🏻,
比起台湾领导人蔡英文在军事演习上怎样演习逃跑。




Sunday, July 7, 2019

《弱智的课题》

最近都被香港的热闹给吸引住了,
怎么都不关心马来西亚自己的情况了?
因为国际情势与格局相当的精彩,
斗智、斗勇、布局、斗策略。

反观马来西亚最近(或时常)弱智般的情况:

老马欢迎巫统党员最好大批大批的进入土猪团结党,
不意外呀,早就知道了,
老马的本质就是巫统2.0模式,
但他比鸡哥好就仅是他不直接从国库提取
大笔大笔的公帑私有化。
其他的改善种族主义啦,拐杖主义啦,教育平等啦...
这些课题别妄想。

啊末扎希重新归巢巫统的最高层,
民众和党员都弱智到这种程度了,
一身污秽的前领袖回来执掌他们没意见,
无任欢迎。
更夸张的是,事主自己都竟然毫无羞耻感,
继续搞政治,下届如果赢回政权也就继续 makan 咯。
土猪族所谓的团结就仅是一定得支持土猪领袖,
即便是这些土猪领袖贪腐也好,无能力也罢。

国会议员必须申报财产,
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
以伊斯兰教义说不允许炫富,作为反对理由。
这个就比较能连串起中国新疆的“培训营”了,
话说34个穆斯林组织前两天赴中国大使馆外示威,
抗议新疆维吾尔族课题。
其实如果换我是大马的政府,
我也很可能会把现在这一批大马人全捉起来再培训,
因为这无关种族与宗教的课题,
这是弱智的课题。

这些弱智般的新闻资讯,
写起来多无劲。

《破坏与建设》

民主制度与共产制度如何选择?
一些反共份子说“我反的是中共,不是反中国”,
听起来没毛病。
但问题是,
中华民族一盘散沙的局面,
说是民族里的 DNA 也好,
说是意识形态的错乱也好,
即便香港和台湾都这样了,
远在西北地区的西藏与新疆要怎么管制?
一人一票将正好给了法制上的合法平台,
助长散沙的离心力。

除非你说“民主”制度就是至高无上的高人一等,
其他的地方霸主一看到“民主”就只能俯首称臣,
绝无离心。你这么看问题就天真了些。
我这里地方霸主也可以跟中央讲民主,
我就是不要中央的管制,
因为我这里的子民有民主自由的权利。
港独份子比起疆独份子还不算什么,
疆独份子的“狼死”跟港独份子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一人一票简直就是天掉下来的馅饼,给了个大好机会。

两项课题就已经把许多人难倒了,
统一课题和搞经济建设的课题,
如何每年创造大量的工作机会?
如何面对西方的一些国家的打压,不能超越他们?
俯首称臣吗?抵御吗?
如何管制离心力强的地方霸主?
武力镇压吗?跟他们讲道理吗?

我不觉得港“民主斗士”比中共更有能力,
起码说服不了我。
除非“民主斗士”说这些都不关我的事,
我就是要一人一票,
我这里好就行了,
或说我在这里掌权就行了。

探讨香港是否应该一人一票的课题,
更应该探讨的是,
那些所谓的“民主斗士”到底是不是政棍的课题。

搞破坏容易,搞建设却困难重重。

Saturday, July 6, 2019

《民主和自由怎样衡量》


香港没有“新闻自由”,
媒体却每天批评甚至是谩骂政府,
香港没有“人权自由”,
却喜欢喜欢出街示威抗议扰乱社会秩序,
喜欢的话还可以朝警方丢砖头丢铁枝丢水瓶再丢雷楼谋,
喜欢喜欢就包围警察总部,
包围立法院肆意打砸破坏公物,
还大义凛然的说“没有暴民只有暴政”。

香港的这些“乱像”你以为没有引起中共的关注?
中共内部高层的容忍度有多大?
内部只有一种声音:主张怀柔的吗?应该不止一种声音。
一些主张无需多谈武力镇压,
一些主张对话退让,
一些主张先警告然后强硬对付,
最后看来主张怀柔的占了上风,
中共内部实现的<民主>也不是外界偏见的那么“中共”(不民主)。

反观那些争取所谓的“香港民主斗士”,
对待反对他们的就恶言相对只有一种标准那就是“民主”
(依我看如果给这些人执政,民主也非常堪忧)。
再反观以“民主教主”为傲的美国,
特朗普政府对持有不同观点的同僚,统统炒鱿鱼,
摆阵的内阁全都顺他意,
造成了特朗普政府的自负与傲慢。

美国在最初的时候一直大力宣扬
“民主”和“贸易自由”这玩意儿,
几十年后,
眼看中国的贸易自由玩得越来越好,
美国自己反倒筑起了贸易自由的壁垒。
现在剩下“民主”的意识形态,
美国好像也在开始玩得越来越拙劣。

不要一直停留在美国伟大的时期里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美国也没有做过多少的好事),
同样的也不要一直停留在中国共产红色革命的惨痛时期里。
如果你以为一个国家做了一件伟大的事后,
它在往后的日子里一定也一直做伟大的事,
那么你就单纯了些。
同样的如果你以为一个国家做了坏的事情,
将来也一直都坏下去,
那么你就可能和许多马来土猪族一样,
听到共产就等于听到魔鬼的偏执里。

Sunday, June 23, 2019

《丢雷楼谋的国度》

和“反送中”份子交流/交锋过,
当然不是只懂说“丢雷楼谋”那种,
可以沟通几句的那种。
发觉这些人也不简单,说话好像头头是道,
但对我来说却充满矛盾。
他不承认示威者行使暴力,
他不认同举英国国旗,也不认同港独,
指出只是一小撮人的行为。
(你那么说那警方行使压制手法也只针对一小撮人吧,
你更应该支持警方,反弹啥?)

我说如果你不是港独份子,
也没必要这样慌张,
可能一些条款有一点争议,
通过跟特区政府的讨论和协调相信定能找到折衷方案,
最大的问题在于不信任中央的司法制度,
不信任中央的司法制度将形成港独的基础条件,
中央将提高警惕,
进而可能更加对港的锁紧,
这将造成恶性循环。
我预测他可能会有更激进的文字,但他没说话了。

我觉得这些人是有“港独”之心的,
但这些人不承认有港独之心,
你说是坏事嘛也不见得,
起码不敢公开叫嚣想分家
(比台湾好一些)。

也游览过不支持示威行动的一组,
这组人一般上年龄偏大,
出过外国居住过,指出没有想象中美好,
觉得祖国相当不错,
不愿香港的稳定与繁荣断送在搅乱之中。
年龄偏大的一群没有满腔的热血,
不跑出街道大肆叫嚣丢雷楼谋
丢砖头丢铁枝丢水瓶再丢雷楼谋。

我现在开始怀疑这些人为何每年对6.4的纪念活动这样的热切,
而且还耿耿于怀,
并不单纯的关心民主人权的问题,
有可能这些人正在酝酿制造一场分家的气围和“好理由”
以及国际对他们有利的舆论立场。

中共不太可能承认当年的行为是错误的,
当然,即使事过境迁现代中央内
有一些的领袖不认同当年的行为也不能开口,
他们担心如果承认了错误将造成制度的平反,
对制度的质疑将造成执政权的崩溃。

我不太确定这些港人一心想推翻中央的执政合法性呢,
还是对时事的判断无知。
如果是后者的人们,很容易被前者所煽动。

不但求这些人对科学或新科技的创新留下贡献,
但起码也不要的背后捅刀。

只有自行限制自己自由的能力,
才能拥有正真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