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9, 2019

《蚯蚓论》




这个杜特尔特的“蚯蚓论”,
😂 笑到肚子痛。

对于菲律宾国内一些批评他对中国软弱的人士(美国狗?),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说要拉埋这些人一起去打仗一起去死,
如果要去死的话。
这个菲律宾总统,当真是条真汉子(一起去死)👍🏻,
比起台湾领导人蔡英文在军事演习上怎样演习逃跑。




Sunday, July 7, 2019

《弱智的课题》

最近都被香港的热闹给吸引住了,
怎么都不关心马来西亚自己的情况了?
因为国际情势与格局相当的精彩,
斗智、斗勇、布局、斗策略。

反观马来西亚最近(或时常)弱智般的情况:

老马欢迎巫统党员最好大批大批的进入土猪团结党,
不意外呀,早就知道了,
老马的本质就是巫统2.0模式,
但他比鸡哥好就仅是他不直接从国库提取
大笔大笔的公帑私有化。
其他的改善种族主义啦,拐杖主义啦,教育平等啦...
这些课题别妄想。

啊末扎希重新归巢巫统的最高层,
民众和党员都弱智到这种程度了,
一身污秽的前领袖回来执掌他们没意见,
无任欢迎。
更夸张的是,事主自己都竟然毫无羞耻感,
继续搞政治,下届如果赢回政权也就继续 makan 咯。
土猪族所谓的团结就仅是一定得支持土猪领袖,
即便是这些土猪领袖贪腐也好,无能力也罢。

国会议员必须申报财产,
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
以伊斯兰教义说不允许炫富,作为反对理由。
这个就比较能连串起中国新疆的“培训营”了,
话说34个穆斯林组织前两天赴中国大使馆外示威,
抗议新疆维吾尔族课题。
其实如果换我是大马的政府,
我也很可能会把现在这一批大马人全捉起来再培训,
因为这无关种族与宗教的课题,
这是弱智的课题。

这些弱智般的新闻资讯,
写起来多无劲。

《破坏与建设》

民主制度与共产制度如何选择?
一些反共份子说“我反的是中共,不是反中国”,
听起来没毛病。
但问题是,
中华民族一盘散沙的局面,
说是民族里的 DNA 也好,
说是意识形态的错乱也好,
即便香港和台湾都这样了,
远在西北地区的西藏与新疆要怎么管制?
一人一票将正好给了法制上的合法平台,
助长散沙的离心力。

除非你说“民主”制度就是至高无上的高人一等,
其他的地方霸主一看到“民主”就只能俯首称臣,
绝无离心。你这么看问题就天真了些。
我这里地方霸主也可以跟中央讲民主,
我就是不要中央的管制,
因为我这里的子民有民主自由的权利。
港独份子比起疆独份子还不算什么,
疆独份子的“狼死”跟港独份子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一人一票简直就是天掉下来的馅饼,给了个大好机会。

两项课题就已经把许多人难倒了,
统一课题和搞经济建设的课题,
如何每年创造大量的工作机会?
如何面对西方的一些国家的打压,不能超越他们?
俯首称臣吗?抵御吗?
如何管制离心力强的地方霸主?
武力镇压吗?跟他们讲道理吗?

我不觉得港“民主斗士”比中共更有能力,
起码说服不了我。
除非“民主斗士”说这些都不关我的事,
我就是要一人一票,
我这里好就行了,
或说我在这里掌权就行了。

探讨香港是否应该一人一票的课题,
更应该探讨的是,
那些所谓的“民主斗士”到底是不是政棍的课题。

搞破坏容易,搞建设却困难重重。

Saturday, July 6, 2019

《民主和自由怎样衡量》


香港没有“新闻自由”,
媒体却每天批评甚至是谩骂政府,
香港没有“人权自由”,
却喜欢喜欢出街示威抗议扰乱社会秩序,
喜欢的话还可以朝警方丢砖头丢铁枝丢水瓶再丢雷楼谋,
喜欢喜欢就包围警察总部,
包围立法院肆意打砸破坏公物,
还大义凛然的说“没有暴民只有暴政”。

香港的这些“乱像”你以为没有引起中共的关注?
中共内部高层的容忍度有多大?
内部只有一种声音:主张怀柔的吗?应该不止一种声音。
一些主张无需多谈武力镇压,
一些主张对话退让,
一些主张先警告然后强硬对付,
最后看来主张怀柔的占了上风,
中共内部实现的<民主>也不是外界偏见的那么“中共”(不民主)。

反观那些争取所谓的“香港民主斗士”,
对待反对他们的就恶言相对只有一种标准那就是“民主”
(依我看如果给这些人执政,民主也非常堪忧)。
再反观以“民主教主”为傲的美国,
特朗普政府对持有不同观点的同僚,统统炒鱿鱼,
摆阵的内阁全都顺他意,
造成了特朗普政府的自负与傲慢。

美国在最初的时候一直大力宣扬
“民主”和“贸易自由”这玩意儿,
几十年后,
眼看中国的贸易自由玩得越来越好,
美国自己反倒筑起了贸易自由的壁垒。
现在剩下“民主”的意识形态,
美国好像也在开始玩得越来越拙劣。

不要一直停留在美国伟大的时期里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美国也没有做过多少的好事),
同样的也不要一直停留在中国共产红色革命的惨痛时期里。
如果你以为一个国家做了一件伟大的事后,
它在往后的日子里一定也一直做伟大的事,
那么你就单纯了些。
同样的如果你以为一个国家做了坏的事情,
将来也一直都坏下去,
那么你就可能和许多马来土猪族一样,
听到共产就等于听到魔鬼的偏执里。

Sunday, June 23, 2019

《丢雷楼谋的国度》

和“反送中”份子交流/交锋过,
当然不是只懂说“丢雷楼谋”那种,
可以沟通几句的那种。
发觉这些人也不简单,说话好像头头是道,
但对我来说却充满矛盾。
他不承认示威者行使暴力,
他不认同举英国国旗,也不认同港独,
指出只是一小撮人的行为。
(你那么说那警方行使压制手法也只针对一小撮人吧,
你更应该支持警方,反弹啥?)

我说如果你不是港独份子,
也没必要这样慌张,
可能一些条款有一点争议,
通过跟特区政府的讨论和协调相信定能找到折衷方案,
最大的问题在于不信任中央的司法制度,
不信任中央的司法制度将形成港独的基础条件,
中央将提高警惕,
进而可能更加对港的锁紧,
这将造成恶性循环。
我预测他可能会有更激进的文字,但他没说话了。

我觉得这些人是有“港独”之心的,
但这些人不承认有港独之心,
你说是坏事嘛也不见得,
起码不敢公开叫嚣想分家
(比台湾好一些)。

也游览过不支持示威行动的一组,
这组人一般上年龄偏大,
出过外国居住过,指出没有想象中美好,
觉得祖国相当不错,
不愿香港的稳定与繁荣断送在搅乱之中。
年龄偏大的一群没有满腔的热血,
不跑出街道大肆叫嚣丢雷楼谋
丢砖头丢铁枝丢水瓶再丢雷楼谋。

我现在开始怀疑这些人为何每年对6.4的纪念活动这样的热切,
而且还耿耿于怀,
并不单纯的关心民主人权的问题,
有可能这些人正在酝酿制造一场分家的气围和“好理由”
以及国际对他们有利的舆论立场。

中共不太可能承认当年的行为是错误的,
当然,即使事过境迁现代中央内
有一些的领袖不认同当年的行为也不能开口,
他们担心如果承认了错误将造成制度的平反,
对制度的质疑将造成执政权的崩溃。

我不太确定这些港人一心想推翻中央的执政合法性呢,
还是对时事的判断无知。
如果是后者的人们,很容易被前者所煽动。

不但求这些人对科学或新科技的创新留下贡献,
但起码也不要的背后捅刀。

只有自行限制自己自由的能力,
才能拥有正真的自由。

Sunday, June 16, 2019

《打草惊到了蛇、鬼、鸟、兽?》

香港特区政府暂缓修订<逃犯条例>,
第一回合“好像”是示威者占了上风,
示威者还是不满意,进而要求林郑月娥下台。
我觉得,还是见好就收吧。

特区政府的首脑一定得在中央的掌控之下,
你说要撤换就撤换?
由港独份子满意的人选来出任?
未免也太过天真了点?
那么,即使林郑月娥下台了,
换上另一位也是遭中央钦点的人物,
甚至更加鹰派,那可不是自讨苦吃?

美国提出<香港人权和民主草案>,
试图施压香港特区政府撤回逃犯条例修订,
这样外国势力一搞下去,更加惊动了中央政府,
这事就更加复杂难搞了。
如果说这个<逃犯条例>无意中的打草惊蛇,
什么蛇、鬼、鸟、兽都惊了出来,
那么很可能一帮在港的美国特务也被惊弓之鸟了一番,
被这个法案搞得没觉好睡。

香港特区摆在桌面上说要修订逃犯条例,
证明他已经透明的了,
如中央政府正真要捉港独份子遣送回内地,
你以为还真需要这个<逃犯条例>不可?
有别的条款可以使用。
香港这些港独者们是玩不过中共中央政府的,
看到一些人说担忧这个法案通过后,
“不缘无辜”的被中央遣送回内地,
这些人以为中央政府还真好像你们一样吃饱没事干?
如果是那样的不信任中央,本人也没什么话好说,
那么你们的生活将变得非常辛苦,
真的就如这些人的无限放大,
仿如末日。

诚如我在<唔得倾!>里说过,
如果港/台独成功分裂出去,并成为了最初的样板,
那么内地的一些省份也可以依样画葫芦,
疆独份子说民主人权国算什么,伊斯兰国才更理想呢,
藏独份子说伊斯兰国算什么,佛教国才牛逼呢,
这也是中共最为忌惮的分裂进程。

要求事情不能只看自己要什么,
更要判断对方的底线。
要不然,将步上非常危险的境地!

平和的时代何其珍贵。
祝福香港!

Saturday, June 15, 2019

《唔得倾!》

近几天香港反送中示威活动好不热闹,
<逃犯条例>有正面也有负面的吧。
当然,有心人也可以把负面无限放大,
仿如末日。

还记得90年代恶名昭彰的世纪大盗张子强吧?
绑架李嘉诚富商之子勒索过亿港元,打枪又干过,
香港警方捉来捉去捉来捉去,证据不够充足钉不死他,
当时中国大陆的领导人朱镕基得知后大为震怒,命令插手.
不到一下子的功夫就把张子强捉拿归案,
在中国大陆广州受审,判处死刑。

中国大陆要举办圆满体面的奥运,
大兴土木搞基础建设、体育场馆建设,
工程浩大的背后,
居民搬迁的问题无可避免,人民唔得多多 cakap,
如果换在“民主”的印度,
居民控告政府只打官司恐怕得耗上10年都动不了工。

中国大陆的效率高到令人害怕,害怕它的唔得倾。

话说回“反送中”,
香港执法单位算非常克制的了,
这么一大批人不是每一人都乖乖示威的,
免不了一些故意制造暴乱之徒,
或故意最好警方动手以便可以有机会大作文章,
这么一大批人即使警方抛一粒石头都会伤到人,
反过来说如果警方蓄意致伤示威者,
远远不止现在的损伤。

依我看,港独份子是怕被中共遣送回大陆受审,
才有这么大的反应和大作文章。
港独份子搞港独怕被遣送,
那么中共也很怕这批港独份子明目张胆的
搞港独却无需付出代价,你港独份子怕他中共也怕。
中共将更加锁紧,唔得倾!

犯罪份子有多少人权?
港独份子又有多少人权?

如果你问我的立场?
那我也问回您,
如果您是领导人,
<统一>是您唯一的选项,
有些港独/台独份子试图把港/台从中国分裂出去,
(他们一天到晚说您不民主没人权,所以自己搞一个民主有人权的国家)
您的忍耐度有多大?
更糟糕的是,如果台/港勾结美国和日本抵抗中国大陆,
您的忍耐度又有多大?

我的立场是,
一般上理智的人都会以最小的代价完成自己想要的东西,
比如用最便宜的价格买最值得的货物,
比如以最小的力气搬运东西。
同样的道理,
用最小的代价来维持统一,
如果说香港是培养港独的土壤,
那么应该在它还未真正壮大的时候按压住。
如果港/台独成功分裂出去,并成为了最初的样板,
那么内地的一些省份也可以依样画葫芦,
疆独份子说民主国算什么,伊斯兰国才更理想。
这也是中共最为忌惮的分裂进展,
到那个时候,流血代价将进一步的巨大和惨重。

不管你喜不喜欢,
中共从来都没有伪装它的人权有多好,有多民主。
比起西方一些国家嘴里喊着民主、人权、贸易自由,
但奇怪的是一旦反对他或挑战到他,就给你颜色看看。
中共摆明说我不是什么君子,
但西方一些国家口口声声说他是君子,
实际上是个伪君子。